当前位置:快拍快拍  >>  抢书读

第98期快拍抢书读:秘境(中国摄影师海洋梦专题介绍)

来源:  /  发布:2017-11-22  /  点击数:16279  /  评论:10

恭喜 @baojiuzhen 、@墨生  两位小友抢书成功,期待读书感!(杭州的小友欢迎来报社领取,外地小友请将快递地址私信给 @九姑娘~)   




推荐语:他们爱追光追逐影,从未停止探索自我对美的追求,这一次,他们把镜头对准了神秘的海洋世界。本期秘境专题介绍了中国一群国家地理式的摄影探索先锋——水下摄影师。梦幻般的海洋世界,是他们镜头下的圣殿。来,听这群潜水摄影师谈谈他们的蔚蓝色梦想吧!


怎么抢:聊聊你那些和大海有关的故事吧!比如,第一次见海的感觉,比如,你和xx牵手海滩的那个时刻,比如你推荐给大家一部印象最深的海洋纪录片,比如,你所知道的关于海的童话……


时间:2014年12月21-24日正午12点


















分享到:


上一篇:东海沙子的一组美国街拍
下一篇:这一次,咱们聊聊大海吧!
对该文章的评论(9条)
登录(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法律法规)
 #1 woshime    2014-12-22 15:39

我第一次看到大海的时间是2008年5月,地点是海南玉带滩。我清楚地记得第一眼看到湛蓝的海水,听到澎湃的涛声时,我激动得流泪了!那年我24岁。

 #2 墨生    2014-12-22 16:05

海边总能勾起人些许回忆,这是我在2010年写的小说。只是到最后,却只能听到海哭的声音……

《再也没有这样的人》
       
(一)
能看到自己走入婚姻殿堂的那一刻,至少母亲是安心地离开的。乔奇想。
“等我把母亲的后事安排好了,我就和你去把离婚手续办了。”乔奇说这话的时候,甚至能感觉到自己有了一丝解脱的感觉,但不知道为什么,心却又莫名地疼痛起来。
“需要我帮忙吗?我该来帮你的,就当是我为你做得最后一件事吧。”睿阳带着心疼的口吻问道。
“真的不用了,你已经帮了我很大的忙了,真的很谢谢你,没事的话,我挂了,再联系。”显然,乔奇还没有从失去母亲的伤痛中真正解脱出来,或者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当睿阳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电话那头却传来‘嘟,嘟,嘟……’的忙音了。

(二)
这里是浪漫至上的夜空。而每到夜幕降临的时候,形形色色的人却开始带着伪装的面具出没了。要不是当年樱子生日在这里开派对,或许,乔奇一辈子都不会出现在这样的场合。而这一次,乔奇却意外地遇到了第一个让自己心动的人——子涵。
乔奇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爱情会来得那么突然,更何况还是在那种灯红酒绿的场合,所以也是颇具有戏剧性的。就像她现在的专业一样,一切都是冥冥中安排注定的,而这场戏的导演就是樱子。
子涵是乔奇的学哥,比乔奇大两岁。之后的相处里,他们双双的出入在学校的各个角落,在别人眼里,一个是校花,一个是高大美男,他们俨然是世上最幸福般配的一对。
“我要出国留学了,你能在等我三年吗?三年后,如果你还爱我,我们就结婚。”这是子涵留给乔奇的最后承诺。而之后两个关系的确立,也更多的只是在电话或者书信里保持着联系。
三年?三年。三年很快就会过去的,到时候我要成为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新娘。乔奇幻想着三年后,自己穿着洁白的婚纱走进神圣的殿堂,这是她在梦里经常梦见的美丽画面,甚至每次醒来的时候,乔奇是哭着醒的。
她知道,三年后,子涵一定会来娶她。乔奇坚信着。

(三)
舞池中央,所有的灯光成为暧昧的指引者。有人相互拥抱着、缠绵着;有的人虽然孤身一人,但眼神却是游离的。乔奇这次可以确定,这是猎物者狩猎的渴望眼神。因为这次,乔奇也是带着这样的眼神来到这个地方的,这是第二次。
自从和子涵认识后,乔奇再也没有来过这里。因为她觉得,有了第一次就够了,而这第一次也应该是最后一次吧。而这一次来得目的,却又是不一样的了。
“你好小姐,能邀请你跳支舞吗?”一个三四十岁的男人半醒半醉地冲到乔奇跟前,满嘴都是烟酒味说道。
乔奇转身离开。
“——装什么清高啊,来这里还装什么纯洁,操。”话没说完,那个男人已经又摇摇晃晃的和另一个女人勾搭上了。
角落。一个男人左拥右抱地坐在那里。一张精致的脸,显然一看就是个公子哥。乔奇应该不喜欢这样的,但这次不知道怎么的,乔奇居然朝着他过去了。
“嘿,想和你交个朋友。”乔奇尽量把声音提的很高,而来掩饰她的紧张。但是,当嘴里的话一到喉咙这里,好像又被什么东西堵截了似的。
“你,你说什么?我没听明白?如果我没听错的话,你是说想和我交个朋友,对吗?”旁边的两个女的发出异样的嘲笑声,那个男人也不禁笑了起来。
乔奇本该是要离开的,但是既然已经说出口了,就没有回头的余地了。乔奇就是这样一个人,一旦进入了角色,就很难再自拔了。所以,她很本能地说出了两个字——“是的。”
“你叫什么?”乔奇补充道,说话的口气明显加重了许多。
“睿阳,你呢?”
“乔奇。”

(四)
“你说什么?要我当你的男朋友?然后结婚,越快越好。你是不是疯了?”说这句话的时候,睿阳接连用了三个问号。这是睿阳一时不能反应过来的,这还是他长大到现在,听到的最有趣的,也是最无理的要求。
“我不想隐瞒你,实话告诉你吧,其实是我母亲病了,而且病得很严重。所以,我想尽快找个男朋友假结婚,这也是她对我的最后心愿了。”乔奇倒是理直气壮地说。
“什么?假结婚?你的意思是我们两个要在你母亲面前演戏?有趣,真有趣。”睿阳被眼前这个女孩天真的话语,弄得哭笑不得,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那总得也要先相互了解一下吧。现在,我们可是对彼此一无所知啊。”睿阳带着调皮的口吻说道。
“好吧,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在一起,一起吃饭,一起逛街,这样,我们就能更多的彼此了解了”,“还有就是,我妈现在已经是晚期了,所以我们要快。”乔奇补充道。
“好吧,那我们就从你喜欢吃什么?生日是什么时候?爱好有哪些开始?从这些地方开始找恋爱的感觉吧。”睿阳说这话的时候,带着诡异的笑,这才是他的本性,一个花花公子的本性。
这种感觉是奇妙的。睿阳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全身心地只投入到一个女人的心思里。他要每天知道她在干什么?今天吃了什么?慢慢地,睿阳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我们到海边去寻找恋爱的感觉吧?”电话一头,睿阳对着乔奇说道。
“为什么要到海边啊”乔奇问。
“因为,因为海边人少,这样也不会有人认出我们,我们就可以更多的在一起来了解对方啊。”
“那好吧。四点半,外滩海边见。”乔奇应允道。
“好,不见不散。”

(五)
海边。天很蓝,徐徐微风吹来,连呼吸都能闻到海水咸咸的味道。睿阳和乔奇就坐在海滩上的一个座椅上,相互间却保持着半米的距离。
“乔奇,你的母亲好点了吗?”睿阳关切的问。
“医生说,我妈最多只剩下两个星期的时间了……”说到这,乔奇便哭了起来。
之后,便是一阵沉默。
“不过,谢谢你,谢谢你能帮助我。完成我母亲的最后一个心愿。如果,如果他……”乔奇欲说又止,又沉默了。
“没关系,我还有的赚呢,白白的能娶到这么一个漂亮的老婆。”睿阳说笑道,接着又不解地问,“你刚才说的他,又是谁啊?”
“睿阳,我不想欺骗你,其实我是有男朋友的。只是,他现在在美国留学,我没有告诉他这个消息。”乔奇带着内疚的口气说道。
此时,睿阳俨然就像是个被闷在鼓里的而又一下子被打醒的人,只是愣愣地站了起来。
“没关系,一开始我们就已经确立了关系,而我帮你,也是我自己的选择。”睿阳转过头,第一次有了心痛的感觉。
“天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六)
“你在哪里?为什么这几天都不见你了?你现在到底在哪里?”电话里,乔奇对着那头的睿阳大声喊道。
“我,我在哪里用不着你管,我已经完成了我们之前的交易了。现在,现在你再也没有权利管我了。”睿阳显然是喝醉了,而且说这话的时候,是带着哭的。
“睿阳,你不要这样。我知道这对你不公平,但是,但是,我又能怎么办呢?是我不好,你打我骂我或许我能舒服点。”乔奇也开始哭了起来。
“操你娘的,敢动我女人,我灭了你……”“还逞强,我非得把你打得叫我爷爷不可,孙子哎……”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了撕打的声音。
“睿阳,睿阳,你怎么了?你现在在哪里?睿阳……”乔奇发了疯地向电话那头哭喊着。当再次拨过去的时候,电话却已经关机了。
“到底在哪里?睿阳,你到底在哪里?”乔奇朝着的士,想也没想对师傅说,“去君悦歌舞厅。”这是乔奇的直觉,睿阳就在那里。
乔奇的直觉是正确的。而此时的睿阳,就硬生生地趴在地上,满脸都是血,像死去了一般。
“睿阳,睿阳,你怎么了?睿阳,你醒醒啊!”乔奇哭喊着,摇着半瘫倒的睿阳。
“乔,乔奇。我想你了,我就是忍不住想你了。所以,我,我又来这里了。”说完,睿阳又不省人事了。
其实,自从和乔奇认识之后,睿阳就再也没有来过这里。


(七)
“你醒啦,可把我吓坏了。”乔奇关心的问,眼角还带着泪痕。
“我这是在哪?我怎么了?”睿阳想趁势坐起来,可全身疼痛的厉害,这才让睿阳有点清醒了。
“谁叫你又跑到那地方去了。又不见得好了。”
“我,没事。”睿阳有气无力地说着。
“还没事呢。万一被人打残了可怎么办?谁来照顾你?”乔奇责备地说道。
“如果有一天,我真的残疾了,你就可以在我身边照顾我了,而且一辈子也只能照顾我了,因为这是你欠我的。”睿阳说这话的时候,嘴角一抽,又‘哎呀’一声,才知道,脸上也被打得鼻青脸肿的了。
“别动,我帮你上药,你试着坐起来。”
乔奇拿出医药箱,用棉签蘸上红药水,朝着睿阳的脸上檫着。而乔奇,时而用嘴吹着,接着又说,“还疼吗?”
“不疼。”
“不疼?不疼才怪,傻——瓜。”不等乔奇说完,睿阳便一把抱住了她,亲吻着乔奇。
而乔奇一时之间,却不知道怎么了。只能让睿阳这样亲吻着自己,让他抱着自己。
“或许,只有这样,才能让他好过点吧?这是我欠他的,如果他真的能够幸福,我也就会幸福了。”乔奇心里想着。
一整个晚上,乔奇都陪在睿阳的身边。而睿阳,也会时不时地说着梦话:
“乔,不要离开我,不要……”
“乔,我们结婚吧。乔,我们在神父面前,说好要在一起的……”
“乔,不要离开我,乔,乔……”

(八)
睿阳被噩梦惊醒了。在梦里,乔奇离开了他,头也不回的走了,而不管他怎么的嘶喊,乔奇还是走了。
“乔,你在哪里?”睿阳显然还没有恢复过来,说话声音也变低了。
阳光已经透过玻璃窗照到床上了。睿阳一看时间,已经是十点半了。
起来。头还是觉得昏沉沉的。桌上,早餐已经准备好了。这一点,让他确信,乔奇就在身边。
睿阳走到餐桌前,桌上有自己爱吃的油煎蛋饼,牛奶,面包……这些都是和他在乔奇相处的一段时间里,乔奇知道的。
就当睿阳想转身先洗漱的时候,他发现了桌角边上的一封信。是乔奇留下的。
“睿阳,我走了。很感谢你,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有那么一个人能出现在我的生命里。而在梦里,我们是那么地相爱着的。如果,我们都能活在那梦境里,该有多好啊。但,我们又不得不回到现实了,我们都应该重新开始生活了吧。你是一个好男人,在你伪装的外表下,其实你有一颗真正宽容的心,也正因为这颗心,让我感动着,幸福着。不管怎么样,你也应该要去寻找属于自己的爱情了,而不要在消磨青春了。而我,子涵也会在那边等我呢。十一点的飞机。我们有缘再见吧。要记住,我们都要幸福。——乔。”

(尾声)
“如果,那一天我能赶到机场,拉着你的手不放你走的话,你还会离开我吗?”
“如果,如果有一天,我真的残疾了,你就可以在我身边照顾我了,而且一辈子也只能照顾我了,因为这是你欠我的。”
海边。睿阳坐在轮椅上,想象着那天和乔奇在海边,吹着咸咸的海风,一起奔跑着,喊叫着,现在的乔奇,应该是幸福着的吧?睿阳想。
而现在,那仅有的半米距离,就在睿阳赶往机场的那场车祸中,却成了一辈子的距离。

 #3 baojiuzhen    2014-12-22 20:41

(一)我第一次看到海,是美国迈阿密,湛蓝的海,无边的天际线,令初出校门的我充滿期望和憧憬。但同行的绍兴老乡不想下海。于是躲在树荫下,看同行的义乌籍企业家们出海、归航。虽然我们分享到了她们的快乐,但我们只是老老实实地做了一回看客,羡慕嫉妒遗憾。现在每每看到周晓光的报道,联想到她的成功,总觉得她特别胆大,特别有激情,她这种特质似乎在“出海的决定”中已显现了,所以她今天的成功是必然的。她能够勇立潮头,善于把握机会,才能成为企业界中亮丽的一道风景!(二)今天,快拍给我一个机会,我不想成为一个看客!敢于把握机会,不想再有太多的遗憾!亲,给我这个机会哦!

 #4 娌娌    2014-12-23 16:08

woshime: 我第一次看到大海的时间是2008年5月,地点是海南玉带滩。我清楚地记得第一眼看到湛蓝的海水,听到澎湃的涛声时,我激动得流泪了!那年我24岁。
年轻的激动的眼泪

 #5 娌娌    2014-12-23 16:47

baojiuzhen: (一)我第一次看到海,是美国迈阿密,湛蓝的海,无边的天际线,令初出校门的我充滿期望和憧憬。但同行的绍兴老乡不想下海。于是躲在树荫下,看同行的义乌籍企业家们出海、归航
加油

 #6 凡尚    2014-12-24 21:30

看到这些美丽的图片,让我想到2011年的春天,在澳大利亚大堡礁与这些美丽的海洋生物的亲密接触,我们潜入大海深处,如同漂浮在空中的感觉,美丽的珊瑚、憨憨的海龟,还有大群的鱼儿在你身边游来游去,我还拿出相机拍摄了许多美丽的相片,这种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经历真的是妙不可言,也许只有亲身去体验才能感受的到。

 #7 娌娌    2014-12-27 18:59

墨生: 海边总能勾起人些许回忆,这是我在2010年写的小说。只是到最后,却只能听到海哭的声音……

《再也没有这样的人》
       
(一)
能看到自己走入婚姻殿堂的那一刻,至少母亲是安
想象力驰骋呢

 #8 baojiuzhen    2014-12-27 22:46

娌娌: 加油
妯妯,俺抢到书了么?这几天可是日思夜想啊!呵呵。

 #9 baojiuzhen    2014-12-28 08:39

娌娌,俺抢到书了么?这几天可是日思夜想啊!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