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拍快拍  >>  抢书读

第101期快拍抢书读:《最后的耍猴人》

来源:  /  发布:2017-11-22  /  点击数:41364  /  评论:64

当当当当!第101期快拍抢书读的结果揭晓!

快拍小友@麦嘉辉 @狗头牛眼 被马宏杰老师亲自选中,分别获得了奖品《最后的耍猴人》一书!微信公众平台提问的奖品则由@李程鹏 和@海豚爱photo 获得。


请上述四位获奖快拍小友将地址、电话、姓名私信给快拍网编辑@紫杉树 ,我们会将书快递给你。


另外,按照“快拍抢书读”活动的惯例,请在收到书后的三天内,上交一篇不少于500字的读后感,跟贴回复在本页面下。逾期不交的话,可是会被取消以后的抢书读资格的哦。


期待看到各位的感悟!



【推荐语】

《中国国家地理》摄影师马宏杰用12年时间,跟拍了中国最后一代民间耍猴艺人在全国及边境地区行走江湖的故事。

作者跟着耍猴人一起四处游走,一起扒火车,一起卖艺,和猴子一起打地铺露宿,记录了耍猴人这个特殊群体的家庭生活,记录了耍猴人云游海外,以及上当受骗、倾家荡产,被刑拘的各种离奇遭遇,从一个特殊的群体反映了当代中国的现状与变化。在作者的镜头和文字里,猴子和人同吃一锅饭,同睡一张床,结一辈子的伴,行走江湖,赚钱养家,猴子和人养育各自的儿女,他们一起生活,一起老去,一起消逝于这个时代。



普通人就是普通人,马宏杰没有把这个词诗化,照片里的生活就像它本身一样,笨重粗粝,人的心里都磨着沙石,吃着劲,但活着——柴静


我知道他的每一次跟拍、记录,几乎都是在燃烧生命的一部分去完成,他的记录对象,几乎都是社会最底层、最贫困、最无助的个体和人群。他可以有更多选择,但他选择了最难的。也因为最难,才会有如此的灿烂和精彩。——杨锦麟


不给自己拍摄的选题有预设判断,不干预被拍者在事件进行中的言行举止,力求真实讲述一个又一个中国底层百姓的故事,这是马宏杰一直努力在做的事情。在多年的跟踪报道中,他和拍摄对象同吃同住、彼此信任,于是有了一个又一个好看的故事、一组又一组真实的图片。 ——《新京报》


马宏杰镜头前的这些人,是“无法用正常的道德标准去评判的”。他一张张照片呈现出的是超乎想象的自然表情。马宏杰讲求慢工出细活,他的每一组照片都至少跟拍了六年,他更下定决心将这些作品“做到他们死,或我死”。 ——《新世纪周刊》


【关于摄影师】

马宏杰,《中国国家地理》图片编辑、摄影师。1963年生于河南省洛阳市,1983年开始摄影,做过工人、记者,2004年至今任职于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

近三十年来,马宏杰的作品持续记录社会底层人物的真实生存状况,展现扎根于中国乡土的人物故事、风景民俗。拍有《西部招妻》《江湖耍猴人》《唐三彩的故乡》《割漆人》《朱仙镇木板年画》《采石场》《家当》等二十多组专题图片。曾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比赛优秀奖”。《家当》参加意大利国际摄影节,并在英国SESAME画廊、瑞士Oriental Vis Art画廊及丹麦、挪威等地展出。




【怎么抢】

你有什么问题,想对《最后的耍猴人》作者马宏杰提出的?可以是关于这本书本身,可以是关于这些年的拍摄历程,也可以是关于耍猴人的生活……我们将会汇总这些问题,交给马宏杰老师回答。

马宏杰老师将从提问者中亲自选出两位获奖者,每人获赠《最后的耍猴人》一本。


【抢书时间】3月10日-3月14日



2009年12月27日,下起了大雪,几只猴子都不愿意走路,杨林贵就把猴子背在肩上。


在记者认识老杨的第三年初,老杨班子到了广东,在外过年这还是第一次。清早6点多,老杨便催促着大家起来摆供上香敬财神。老杨第一个带着自己的猴子跪在了财神的面前,点燃四拄香敬上,老杨的弟弟则手拿财神站在门口的对联中间供他们参拜。


厚街是东莞最早的一个工业开发区,生产的电子元件,电器以及机械远销海内外,在那里打工的外来打工人员占人 口的四分之三还要多,这里的打工人员很多过年都不回家。猴戏给单调的生活多少带来一些消遣。


坐在“闷罐车”里看外面的景色,如同在看一部流动的风光大片。2004年8月,老杨扒车从海拉尔去满洲里的路上。


一个个用来充饥的馒头里,藏着耍猴人的辛苦钱。


杨林贵的老猴死了,他说,耍猴人都不想让猴子死在自己面前,那场面太让人伤心了。



【怎么抢】

你有什么问题,想对《最后的耍猴人》作者马宏杰提出的?可以是关于这本书本身,可以是关于这些年的拍摄历程,也可以是关于耍猴人的生活……我们将会汇总这些问题,交给马宏杰老师回答。

马宏杰老师将从提问者中亲自选出两位获奖者,每人获赠《最后的耍猴人》一本。


现在,开始提问吧!




分享到:


上一篇:03月10日快拍图选(上午版)
下一篇:人类首张宇宙自拍照即将拍卖
对该文章的评论(60条)
登录(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法律法规)
 #1 草虫呢喃    2015-03-10 20:45

看了《最后的耍猴人》摄影作品,作为马宏杰老师河南老乡,觉得挺自豪的。

 #2 草虫呢喃    2015-03-10 21:03

第一次看马宏杰老师的这组《最后的耍猴人》摄影作品,觉得很亲切,同时也感到非常震撼。亲切的是,马老师是我的河南老乡,耍猴也曾出现在我的童年记忆里;然而更多的则是震撼,或者说是疑问。感谢快拍快拍网的这次互动,终于有机会向马老师提问了,看到了几张耍猴人扒车(火车)去外地演出的图片,这是最打动我,也是我最大的疑问。
作为80后,我从未经历过扒车的事儿,但是我的一些父辈总是会给我讲述扒车去换大米的往事。他们说,扒车是件很危险的事,被人发现所带的东西会被没收,还要时刻关注火车动向,有可能搭错车,更可怕的是有可能被火车撞死。于是,疑问就来了,我想问问马老师跟耍猴人一起扒车又被人抓到过吗?扒车有坐错站吗?扒车去演出,回来呢?自己回来也要扒车吗?想听听关于扒车的故事。

 #3 我爱苹果丝    2015-03-10 22:16

这一路也不容易,那是如何和耍猴人打成一片,是靠诚心诚心还是怎么去做到?现在有时候要去拍一些人文的场景,总会被人拒绝要么就是有人要报酬。有时候我拍到老人或者小孩子会给一些象征性的东西,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

 #4 schoolyard    2015-03-10 22:47

首先要说的是,我看过《西部招妻》,像您致敬。
今年荷赛有中国摄影师储永志的《马戏团的驯猴人》,获得自然类单幅一等奖,猴子在耍猴人鞭子下的恐惧让人动容;但之前也有媒体披露过,耍猴人和猴子之前并不存在虐待,一切夸张的动作都是表演而已。
请问根据您的经验,《马戏团的驯猴人》究竟应当属于哪种情况?
如果是后一种情况,缺少适当说明的《马戏团的驯猴人》是否可以称其为假照片?
谢谢。

 #5 庸叟    2015-03-11 09:22

问题提出了,如何解决?

 #6 jiedizhasuo    2015-03-11 10:48

目前还没有看到完整的《最后的耍猴人》,自然心里充满了期待。
很想问马老师,最后的耍猴人也消失在我们的视野之后,这样艰辛的“生命相依、相争并矛盾着存在状况”是否也会跟着一并消逝。作为摄影人,在用“真实的创作”打动世人的同时,是否想过此类独特“生命经历”给后来者树立一个怎样的榜样?

 #7 小雪芳子    2015-03-11 11:01

马老师您好:我觉得猴子很有灵性,也很调皮,他们会抢您的东西吃吗?您喜欢他们吗?

 #8 河洋    2015-03-11 13:33

被人牵着,到处流浪,为主人挣得一口饭钱,让人辛酸。我们人又不是被一条条无影的绳子——名利金钱美色牵线着,在这个世上辛苦地生活着。当能看透这些时,我们一般也老了,不再年轻。马宏杰《最后的耍猴人》我的理解是,作为人是否不再被耍主关重要?这是我要向马宏杰老师提的问题。

 #9 时光Z影    2015-03-11 14:35

怎么抢

 #10 时光Z影    2015-03-11 15:06

马老师好 这个书该怎么抢  大书店有卖吗?